繁體

500万官方彩票网
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 / 深度報道

新聞

東海前哨“超級火電”——北侖發電公司發展建設紀實
發布時間:2019-10-10 來源:北侖發電公司 作者:肖霞 陸燁

屹立于改革開放前哨、崛起于寧波300里黃金海洋線,從一片荒灘野涂到建成南方最大火力發電基地,她給自己的時間是10年;

從5臺60萬千瓦機組到兩臺百萬千瓦超超臨界燃煤機組,裝機規模兩次躋身全國第一,用不到全國火電千分之八的裝機容量輸出全國百分之一的電量,她給自己的時間是10年;

從一路領跑到自我加壓,不惜投資14億元實施大規模“藍天碧水”工程——完成所有在役機組超低排放改造,書寫中國電力高質量發展新篇章,她給自己的時間還是10年。

30年,歷史在跌宕起伏中交匯奔涌、不斷向前。北侖發電公司,這個占據浙江省工業經濟重要位置的“排頭兵”,迎來生命中最關鍵的時刻。她的成長,濃縮了中國電力趕超跨越、轉型升級、嬗變飛躍的風雨歷程,也濃縮了浙江甚至中國的夢想。

向海而立:東海發展布局中的重要抉擇

打開中國地圖,在大陸海岸線的中部,火電廠星羅棋布,如明珠熠熠生輝。而就在三十年前,這里還是荒灘野涂、一片沉寂,只有海水在漲與退中記錄下時間的刻度。

命運的改變,與電力緊緊相依。

時光追溯到1980年,華東地區,特別是浙江省缺電情況嚴重,電力已經成為制約浙江乃至華東地區國民經濟持續快速發展的瓶頸。在浙江,電力局被老百姓詼諧地稱為“拉電局”。

必須在沿海建設大型火電廠,調整浙江依靠水電的建設方針,盡快實現全省電量自給!浙江省作出發展戰略的重大調整。

而此時,改革開放春風吹拂東海沿岸,經濟發展大潮翻涌。利用北侖深水港條件,向海而立、依港而生,在北侖港附近建設一座大型火力發電廠,成為中央及浙江省重要的戰略選擇。

借改革春風,北侖發電公司成為國家批準的首家利用世界銀行貸款建設的電廠。

1988年1月5日,一期工程2臺60萬千瓦亞臨界燃煤發電機組正式開工建設。從此,雜草叢生、魚蝦沉浮的灘涂,矗立起主廠房、煙囪和輸變線。

這一年,徐仲雄正好24歲。高中畢業干了7年的鍋爐檢修,憑著出色技能,他從鄰近電廠調入正在建設中的北侖發電公司,擔任檢修部熱機班班長。“那可是當時全國最大火電廠的第一任班長。”回想起來,徐仲雄很自豪。

日本、德國、法國,按照世界銀行貸款協議,機組主設備必須全球招投標。“那時候60萬千瓦機組誰也沒見過,設備指導手冊全是厚厚的英文版本。熱機班里都是剛跨出校門的學生,還沒摸過設備呢,一切必須從零開始。”徐仲雄一頭扎進生產現場,白天熟悉設備,晚上回家背單詞。用他的話說,“那是死磕”。在他的衣兜里,塞滿了單詞卡片,只要一有空閑,他就拿出來背誦記憶。

1號機組從設備安裝到分部試轉,從聯鎖試驗到投產發電,很多像徐仲雄一樣的技術人員,常常加班延點,沒有經驗,但是有勇氣、有信心。就這樣,機組開上去了,徐仲雄變成了“一專多能”的首席鍋爐技師,一大批技術員也逐漸掌握了駕馭“洋設備”的真功夫。

1991年10月、1994年11月,北侖發電公司一期兩臺60萬千瓦機組相繼投產。2000年9月,二期3臺60萬千瓦亞臨界燃煤發電機組相繼建成投產。

東海岸邊,一座300萬千瓦裝機容量的燃煤電廠拔地而起,成為當時國內最大的火電廠。

浙江電網從此邁上了大機組、大電網、超高壓、自動化的新時代,這是浙江電力發展的里程碑,更是中國電力史上標志性的時刻!

轉型升級:綠色發展引領中國火電變革

定義北電的“超級”,人們更多地關注于裝機容量的“巨無霸”上,殊不知,“超級”更深的內涵卻是北電對綠色發展矢志不渝的追求。地處長三角、東海沿岸,擁有大體量的北電人敏銳地捕捉國際、國內能源行業的發展動態、政策走向,感知隨著火電機組裝機容量迅速增長,國家對火電節能減排的要求必定日益提高。

此時的北電人積極思考著作為我國首批“國際一流火電廠”,“一流北電”應有怎樣的示范性?

節能綠色環保,北電必做先行者。

二氧化硫是火電廠主要污染物,2004年11月,北電投資11.55億元,啟動國內最大規模的5臺60萬千瓦機組煙氣脫硫改造工程。

“國家沒有出臺減排二氧化硫的相關政策,更沒有脫硫電價補貼,我們為什么要這么做?”當時,在北電很多人有這樣的疑問。

已退休的老黨員吳金土,是當年脫硫項目負責人,“領導是有氣魄的,我們相信他們的決策是對的。既然花了錢,大家就只有一個念頭,要讓北電成為一座綠色的火電廠。”

自主自發投入巨資,國內率先實施脫硫改造,沒有可借鑒的經驗。吳金土清楚地記得,煙道改造、設備接口工作等,都是在機組檢修時見縫插針進行。為避免增壓風機電機啟動時,功率大造成設備故障,繼而引發機組非停,技術人員光調試方案就制訂了20多個,反復試驗調整參數,確保試運行一次成功。一輩子和電力打交道,但吳金土覺得,“北電脫硫改造最艱辛,也最難忘。”

2007年7月,脫硫工程提前5個月全部建成投產,一年可減排二氧化硫8萬多噸。

與此同時,三期2臺百萬千瓦超超臨界燃煤機組建設拉開序幕,北電人高瞻遠矚、科學謀劃,將占總投資12.81%的資金用于同步實施三期脫硫脫硝工程。“這樣大手筆的環保投入,充分體現了國企的社會責任。”北侖區發改局負責人感慨地說。

三期工程安裝兩套技術成熟的石灰石——石膏濕法煙氣脫硫裝置,采用國際先進煙氣脫硫技術,脫硫吸收塔大膽創新采用4層設計,使脫硫效果更加顯著。同時投入1億多元同步實施脫硝,這在國內百萬機組中尚屬首例。

三期擴建工程全部投產后,全廠7臺機組二氧化硫、煙塵等污染物排放量大幅度下降,電廠實現了增容減排、科學發展。

讓吳金土意想不到的是,5年后,兒子吳思明會成為電廠脫硝改造項目組成員。開工前一天,他特地做了一桌好菜,和兒子叮囑著:“工程事關企業未來,你可得好好干。”

作為第二代北電人,接過父親的接力棒,吳思明渴望在電廠綠色發展的畫卷上添上屬于自己的一筆。妻子臨產住院,他帶著施工人員在臺風到來前,排查現場安全隱患;孩子呱呱墜地,他只陪護一天,又一頭扎進現場沒日沒夜地忙碌著。“那會兒,丈母娘對我意見可大了,但是脫硝項目關乎千千萬萬人,我想她總會理解的。”吳思明這樣說。

2014年,5臺60萬千瓦機組脫硝改造全部完成;

2017年,所有機組完成超低排放改造;

2018年,實施一期機組綜合升級改造,單臺機組容量由60萬千瓦提升至63萬千瓦,重達586噸的冷灰斗水冷壁整體下放2米,開創了60萬千瓦機組鍋爐整體接長技術的先河。這一創舉,使一期2臺機組的供電煤耗降低了12克/千瓦時,機組延壽10年。

在北電,節能環保的腳步遠沒有停歇。

“共同建設一個清潔美麗的世界”,大變革時代的中國發出了新時代的強音。作為長三角區域經濟發展的主力軍、節能減排的領頭雁,屹立東海,北電人登高望遠、擘畫未來。

“和進”之道:凝結在北電人血脈中的精神

2019年,北電建廠30周年。在“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北電”推文跟貼中,北電人這樣表達:“三十年,見證了北電的成長與輝煌,收獲了人生經歷與夢想,從青絲到白發,北電永遠是我的驕傲。”“我激動,因為我們在一起奮斗;我驕傲,因為我們都叫北電人……”

滿滿的祝福與依戀,這是一個人對家才有的最真摯、最熱烈的情懷。

在北電,30年與企業同成長、共榮辱的職工,在電廠幾乎占了一半。

一種強烈的家的責任與意識,扎根在北電人的心里。大家為了企業的發展,自發地奉獻才智和汗水,無怨無悔。

超強臺風“利奇馬”侵襲北侖,有些職工休息在家,可看到肆虐的暴風雨把路邊的大樹連根拔起,他們想到的是廠里設備的安危、廠區電網的安全運行。風雨中,他們逆風而行,車子拋錨了,就趟著及膝的積水,走了一個多小時來到廠里,默默加入搶險隊伍中。

電廠的煙究竟是“白煙”還是“黑煙”?面對百姓的不理解、不信任,管理黨支部黨員組成聯合攻關小組,用一年時間對不同天氣、不同時辰下的煙羽,拍攝400多幅圖片,通過大數據分析,驗證光線折射造成了“視覺污染”,還電廠“清白”。

2015年,百萬千瓦機組實施超低排放改造,需要對電動引風機進行變頻改造。按計劃此次改造由科研院所實施,然而在詢價時,對方開出100萬的改造費,這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我們自己試一試。”設備管理部儀控黨小組提出大膽設想。很快,他們組成攻關小組,以“自主設計3臺引風機控制策略,助力機組超低排放”為課題,開展黨員集體立功競賽活動。黨員卓開君率先垂范,連續攻克多個難關。而年輕黨員許益峰正趕上辦婚禮,但他每天下班后主動加班,也沒請婚假。其間,他們共修改邏輯圖200余張,整理報警信息1000余條,加班時間達640工時。最終,他們出色完成這一國內首創的電動引風機變頻改造項目,實現2臺汽動引風機1臺電動引風機并列運行方式,大大增加了設備可靠性和節能性。

“活動收獲的不僅僅是100萬元,更重要的是堅定了為企業發展多做貢獻的信心和勇氣。”黨小組長陳英會道出大家的心聲。10年來,北電黨員職工通過這樣的創新創效活動,創造經濟效益超過3億元。

“電廠就是家,家里有事了,就得想辦法解決。”,采訪中,職工說得最多的就是這句話,樸素直接,卻直擊心靈。

和諧共進、和諧共生,這種精神凝合在北電人走過的三十年風雨歷程中,匯聚起綠色發展、跨越領航的強大力量。

未來,北電——這艘東海前哨滿載希望和夢想的航船,一定會劈波斬浪、再創輝煌。

責任編輯:張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