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500万官方彩票网
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化 / 文學園地

文化

我和我的火電廠
發布時間:2019-10-17 來源:酒泉發電公司 作者:金娟

1987年我出生在“黃河邊”旁的火電廠,生于斯,長于斯,大學畢業后我依舊從業于火電廠,必將奮斗與此,充盈于斯,火電廠于我,猶如媽媽的手,從踉蹌學步到健步如飛,她都溫柔呵護,不離不棄。

我的父親一生都致力于電廠,自小我便在廠區長大,原來的老電廠如同一個凝縮的“小社會”,我在廠里入托、入園、入學,還記得爸爸那時候在鍋爐本體班工作,用水也沒有現在便捷,下班來幼兒園接我的時候,總是從頭到腳都黑黢黢的,看到我暖心一笑時,便能認出只有“牙白”的爸爸。小時候的電廠機組只有6千千瓦,我的家離黃河邊很近。小伙伴們經常手拉手去黃河邊踩泥坑,遠遠的看著廠里的核心泵房就在河邊屹立著,依稀記得那時的泵房運行聲音很大,機器的轟鳴讓我們離的很遠腳下都能感覺到震動。有時候好奇心也會促使我們走近核心泵房的周圍,經常能看到叔叔們提著扳手、工具去就地工作,泵房的不遠處就是廠里的“大煙囪”。兒時的煙囪不算高聳,有時還會冒著黑煙,發展至后期的電廠為加快改革的步伐擴建機組容量,三通一平時爆破了“老煙囪”,漫天的粉塵宣告了老機組正式退出歷史的舞臺。青春期的我們總是愛找點小浪漫,初中時候最有意境的地方就是煤場邊的火車軌道了,踩著老舊的614根鐵軌細數著心里的小憧憬,當浪漫碰撞上西北瘋狂的沙塵暴,再夾雜著狂風卷起的漫天煤粉,霎時間好似“黑山老妖”出沒,青春的小秘密也隨風而逝,埋葬在塵土飛揚的那年代。

勸君更應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2010年8月第一天來酒泉發電公司報道,就遇上酒泉百年不遇的大雨,公司領導和基層員工全部去一線抗洪,以防洪水沖破堤壩灌入廠區。那年的廠區還在基建階段,只有高聳入云的煙囪,廠房、升壓站、行政樓都還停留在圖紙上,當年進廠的大學生全部到生產一線實習,分到繼電保護班組后我便開始保護測控裝置的安裝及測試工作,每天搬個小馬扎在升壓站吃中飯在保護控制室熬通宵,爬到啟備變上檢查排線、登上空冷島查驗電機運轉,兩臺機組168試運轉成功時,每一位員工都在集控室激動的鼓掌相擁。

時光在推移,電廠在發展。隨著自動化程度的不斷提高,就地作業越來越少,監測現場數據、遙控現場設備是均可通過DCS來實現,兒時看到的“就地作業”的叔叔現都正襟危坐在集控室監控機器的生產運行,如今機器的運轉聲也不像兒時那樣振聾發聵。現在的酒泉公司已經全面完成煤場封閉改造主體工程,實現無塵化作業,曾經塵土飛揚的卸煤區域如今已是清潔有序,亦再不見兒時的“黑山老妖”;酒泉公司在運營期間嚴把污染物排放關口,年度排放指標均交出“滿分卷”,兒時的“滾滾黑煙”不復存在。

譜思源曲,歌雋永如昨。2012年我進入酒泉公司財務部,再次歷經財務舊系統的滄桑背影、新系統的乘風破浪。從遠光單機版2.0到遠光助手網絡版的推進,直至如今財務共享的建立。曾經翻閱會計資料需要查號、找憑證等一系列繁瑣步湊,而今智慧財務、共享中心的應運讓會計檔案資料由線下轉為線上,促進會計檔案資料的核查更為方便,距離不再是問題,互聯網的構架讓遠在萬里之外的資本控制者都能在第一時間看到會計資料的影像數據,真正達到資源配置、會計檔案共享;曾經的財務流程弱化管理執行標準,財務信息質量及財務響應速度都較低,如今的智慧財務不僅將資金風險點監控措施嵌入財務管控流程,同時提高核算財務速度,實現提質增效、風險預控雙管齊下。財務管控的革新猶如祖國大發展的縮影,同為企業發展的昨天、今天、明天,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說:“江河之所以能沖開絕壁奪隘而出,是因其積聚了千里奔涌、萬壑歸流的洪荒偉力。”祖國母親70歲壽誕之際,翻看每一張歷史的老照片,都是一首華美贊歌,我們是祖國這條大海中的浪花,浪是海的赤子,海是浪的依托,祖國母親積蓄著勢不可擋的磅礴力量帶著我們不斷的奔涌前進,我愛生我養我的發電廠,我愛永予我碧浪清波的祖國媽媽。

責任編輯:張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