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500万官方彩票网
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 / 一線故事

新聞

北侖發電公司:老徐的初心
發布時間:2019-10-09 來源:北侖發電公司 作者:陸燁

10月2日,北侖發電公司燃運部清掃專職徐維空一到電廠,就急急地趕往現場。這是他職業生涯中最后一次參與防臺值班,因為這一天距離他正式退休僅有29天。而我也跟著老徐的腳步,感受一名老黨員的初心。


圖為徐維空正在煤場巡查,胸前的黨徽熠熠生輝(陸燁/攝)

18號臺風“米娜”剛剛過境,老徐用力蹬著自行車,從T6-T8,T19-T20,T34-T35等轉運站重點區域,到一、二、三期煤場,檢查現場有沒有溢水、撒煤。

全廠7臺524萬燃煤機組,老徐管轄的清掃隊伍有70多人,負責輸煤戰線的保潔、清掃以及處理突發事件。相比此前的超強臺風“利奇馬”,這次各個煤場和37個轉運站,沒有出現溢水、撒煤情況,但個別地方還有積水,老徐一邊看,一邊用手機拍下圖片,準備和清掃隊再好好交代一下。

一圈下來,差不多1個半個小時,老徐的工作服已經汗濕斑斑。說起來,老徐和北電還有著特殊的緣分。1987年,他從東海艦隊某部轉業,分到寧波市孝聞街道。3年后一個夏天,他意外得知北侖港畔的一家火電廠正在組建拖輪班。離開大海,卻一直念念不忘的他,心里蠢蠢欲動,經過一番考量,他放棄了行政單位編制,成為一名電力工人。

風里浪里,老徐在電廠碼頭一干就10年。2000年,因為拖輪班解散,老徐干起了斗輪機司機、煤控巡檢員、煤控操作員,還考出了煤控副值崗位,擁有技師職稱。

“那會兒,每天都要學新知識,雖然在部隊是艦艇長,可上了岸,尤其在現代化大電廠工作,一切都得重頭學。”老徐是慈溪人,他的普通話帶著家鄉口音,走路時腰背筆直,說話時總帶著微笑,讓人心里覺得溫暖。2013年,老徐應聘當上清掃專職,告別了運行倒班的日子,開始和清掃作業打交道。

煤,是火電廠的口糧。可煤遇到大風、大雨,在設備上、馬路上一攤開來,就顯得臟亂。“咱們是花園工廠,文明生產一點不含糊,煤場清掃的工作看似簡單,其實要做好也不容易。”老徐一出門,就會帶上“三件寶”:安全帽、手套和手機。沿海電廠,每年都有臺風侵襲,這讓老徐對防汛防臺工作格外上心。臺風前,他召集清掃人員布置檢查工作,落實每項防臺措施,然后自己在到現場細細摸排,看看門窗有沒有關緊,煤倉間的設備是否正常。在清掃隊胡雅君師傅看來,老徐這人最大的特點就是認真,“做事有板有眼,誰也別想在他手下偷奸耍滑。”

從1990年至今,一晃近30年了。“電廠啥事情讓你印象最深呢?”“抗臺,尤其是2005年的那場‘麥莎’臺風。”老徐清晰地記得,那場臺風持續下了幾個小時的暴雨,煤堆不斷地被雨水沖刷,終于頂端煤層再也支撐不住了,形成煤泥流順著斜坡向兩邊涌去。不一會,就涌上了斗輪機軌道面,把斗輪機軌道、地面皮帶電纜架給埋得結結實實,3號、4號斗輪機,C-19、C-23皮帶相繼失守,進倉作業頓時陷入癱瘓之中。

“當時,部門組成突擊隊,黨員分成三組,哪里最危險,哪里就有黨員。” 老徐說,暴雨中,很多人揮舞鐵鏟,挖煤搶險,手上磨出一個個水泡,但就是沒有一個人撤退。“黨員就要沖在前,大家擰成一股繩,任何困難都不怕。”

老徐59歲了,黨齡38年。作為一名老黨員,他對黨有著非同尋常的感情。早在新中國解放前,他的大伯在三五支隊參與浙東戰役,叔叔在四明山打游擊。老徐的母親是個婦女會主任,1953年入黨。老人家有5個兒子,她把3個兒子送到了部隊。“三哥在遼寧海軍某基地擔任潛水員,一次他連續6次潛水作業,不幸犧牲。那一年,他才27歲,我17歲。”幾年后,老人家又讓最小的徐維空當了一名海軍。“母親常說,國家走到現在不容易,我們吃了很多苦,現在日子好了,就要多為國家想想。”老徐的母親,今年已是95歲高齡, 老徐的家也是全國“最美家庭”,從小浸潤在“紅色家庭”里的老徐,從未忘記母親的教誨,也從未忘記入黨時的誓言。

在老徐的辦公桌前,一塊鮮紅的工作座右銘格外顯眼,上面刻著八個大字“不負使命,重在言行”。“這八個字就是我對自己的要求。”老徐這樣說著,語氣里透著一股力量。

“你在部隊里有什么難忘的事嗎?”不知怎的,我突然很想知道,老徐在軍營里的故事。“當然有啦。”老徐一邊回答,一邊彎腰打開抽屜,然后取出小鐵盒,他從里面找出一個紅色的小本子。我接過一看,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頒發的三等功獎章證書。在老徐的講述中,我仿佛回到1982年的那個冬季。作為部隊最年輕的艦艇長,他在執行任務時,克服海面異常天氣,憑借高超技術技能,確保艦艇航行安全,以行動踐行著黨員的初心使命。

“這個獎章證書陪伴我幾十年了,我從未告訴過單位的領導同事,甚至連我母親也不知道。”老徐說得那樣從容,卻讓我極為震驚。紅本子又鎖進了抽屜,如同過往幾十年一樣的安靜。

采訪結束時,老徐就站在紅色的輸煤棧橋下和我告別。秋日的陽光依然刺眼,老徐瞇縫著眼睛,一再叮囑我:“最好還是別寫了,我覺得自己真的沒啥……”


責任編輯:張榮


上一篇:
下一篇: